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反思與未來進

[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發布時間:2019-06-26    點擊量:212]

摘要

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反思與未來進

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反思與未來進

 

項目課程是21世紀以來職業教育最為重要的課程形式之一,它強調以真實的工作任務為載體,在情境化的教學中養成學生有效的工作能力,并達到對相關知識的深刻理解。與學科課程相比,它更契合職業院校專業教育的需要。但近年來我國對于項目課程開發的研究相對滯后,當下我國的經濟結構和工作環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簡稱“四新”)風起云涌,這對于項目課程開發既是挑戰,也是機遇。針對項目課程開發的研究,尤其是本土化的探索亟待深化和突破。

一、“四新”背景下我國項目課程開發存在的問題

(一)項目課程目標定位偏低

隨著高新技術的發展和國家經濟水平的增長,許多勞動密集型企業紛紛轉型升級,向自動化、“互聯網+”、智能制造等方向發展。新興的高新技術產業對智能制造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四新”背景下更加強調人的創新能力、批判能力和遷移能力,而目前職業院校對于這些方面關注不夠,對人才培養目標定位偏低,學生畢業后往往從事技術含量較低的工作,在就業市場缺乏競爭力。

以智能制造業的機器人制造課程為例,職業院校對課程目標定位往往是簡單的機器人操作和編程,從當前產業需求看,機器人的發展解決的是勞動力的問題,但從長遠來看,人工智能制造將是未來發展方向,簡單的操作和編程無法適應未來發展需要。在“四新”背景下,各行各業的人才需求定位會越來越高,職業院校必須順應這一趨勢,培養能夠適應產業發展的人才。

(二)項目課程中的原理知識缺乏系統性

“四新”背景下,社會對勞動力素質產生了更高的要求,目前,許多企業員工和職業院校老師都逐漸意識到原理知識對學生適應未來世界的重要價值。項目課程雖然強調在實際任務中學習,但并不忽視理論知識的學習,而是要求將理論知識融入實際的任務操作過程中,以項目為載體,在工作過程中將相關的知識傳遞給學生,在動手實踐中更加直觀地理解原理知識,從而更好地應對復雜多變的實際工作。但目前項目課程的開發往往只關注學生的動手操作,忽視原理知識在工作過程中的滲透,學生對操作背后的原理知識及其重要性缺乏認識。目前在項目課程的教學過程中,原理知識要么以學科邏輯呈現,要么在操作中零散涉及,缺乏系統性學習,嚴重影響學生對基本原理的把握,進而影響學生的遷移能力。

(三)教師參與項目課程開發阻力重重

隨著高新產業、智能制造產業的興起,新興專業層出不窮,但新興專業往往缺乏相應的項目課程。因此,目前許多職業院校要求教師參與項目課程的開發。

首先,參與項目課程開發的教師通常是骨干教師,這些教師既要完成教學任務,又要完成研究任務,分身乏術。

其次,對新興專業而言,教師的知識背景與專業不完全對口,對與專業相關的產業缺乏深入了解。新興專業更加強調與企業的接軌,而學校教師缺少企業經歷、感性經驗和實踐知識,無法將企業的一線生產經驗融合成項目教學案例,進而融入教學和課程中。

再者,有些教師雖然專業能力較強,但對項目課程開發的原理缺乏準確理解。有學者以某國家精品課為例,指出在一些課程教學團隊中,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通常缺乏課程理論和方法,且呈現出實踐經驗越豐富,對課程理論和方法越輕視的趨勢。職業院校教師一方面缺少支持和培訓,企業實踐機會和時間少;另一方面也缺少課程專家在課程開發理論方面的幫助和建議,從而影響了項目課程開發的質量。

(四)學校實訓項目與企業差異較大

項目課程更重視學生在工作過程中的體驗,因此,實訓項目是保證項目課程質量的基礎。學校的實訓項目通常包含完備的操作條件和完整的操作流程,學生只要按部就班操作就能完成項目,然而,在真實的工作情境中更考驗學生面對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因此,學生在進入企業后通常需要重新培訓??偟膩碚f,目前職業院校的實訓項目存在三種情況:

一是學校的實訓設備與企業的真實設備相比過于滯后。二是一些職業院校在設備投入上一味求新。部分設備比企業的生產設備還要超前,學校老師甚至需要“邊學邊教”,忽視實際需求,造成資源的極大浪費。三是學校實訓項目的培訓重點與企業的實際需要存在錯位,也缺乏企業一線生產員工的參與,往往接觸不到企業的核心技術,造成學生習得的實踐操作技能與企業的實際工作需要相脫節。

(五)項目課程開發缺少企業一線員工深度參與

項目課程開發團隊是決定課程開發質量的基礎。然而,目前的項目課程開發團隊缺乏完備性,尤其是來自企業一線員工的參與遠遠不夠。

一方面,課程開發團隊在企業人員的參與方面遇到較大的阻力,從成本收益的角度來看,企業缺乏參與課程開發的利益驅動,對內部核心技術往往采取嚴格的保密措施,且一線員工在時間安排上缺乏靈活性,在課程開發的過程中缺少時間保障,這使得企業員工參與項目課程開發流于表面。另一方面,許多職業院校對企業一線員工參與課程開發重視不夠,在項目課程的開發中忽略與企業的聯系。目前,項目課程開發缺少企業一線員工的參與是造成項目課程脫離實際的重要原因。

二、項目課程開發的知識生產狀況

針對 “四新”背景下我國項目課程開發存在的現實問題,相關研究亟待取得新的突破。那么,我國對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研究現狀如何?已經生產的知識是否足以支撐“四新”背景下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實際需要?

(一)關于項目課程開發的內涵和開發原則

“項目”“項目課程”和“項目課程開發”等概念是引導項目課程開發實踐的基本概念,我國學者對其本質內涵進行了較為深入的探討。

(1)“項目”指的是“有結構的項目,即具有相對獨立性的客觀存在的活動模塊,在這一活動中,通過完成工作任務,制作出符合特定標準的產品。”可見,職業教育中所說的項目是一種相對獨立的活動,其過程是以工作任務為基礎展開的,最終指向是形成某種產品。

(2)“項目課程”是“以典型產品或服務為載體讓學生學會完成完整工作過程的課程模式。”

(3)項目課程開發“是將某一個典型工作任務轉化為學習任務而形成的教學項目(或模塊化教學單元)設計,是包容實踐知識、理論知識與教學情境等內容的系統、立體、全景式的教學設計。”換言之,項目課程開發是以項目為載體進行課程設計,項目課程并非單純強調學生的操作實踐,同時也十分重視知識的掌握。與傳統學科課程的模式不同,項目課程強調將知識和技能整合到“工作過程”中,使學生在工作任務的情境中建構知識,最終形成綜合性職業能力。

(4)項目課程開發要遵循以職業能力為主線、以職業生涯為背景、以社會需求為依據、以工作結構為框架、以工作任務為線索的六項原則。也有學者提出了項目課程開發的典型性、系統性和規范性三原則。

具體來講,項目的選擇要具有典型性,項目課程設計和教學邏輯要有系統性,項目課程研發要具有規范性。

(二)關于項目的來源和開發主體

研究表明,項目來源單一是項目課程開發面臨的突出問題。項目課程中的項目大部分是教師根據課程內容自己設計的,還有部分項目來自典型的產品或服務,而來自企業的項目幾乎為零。與企業疏離無疑會制約項目課程的有效性。

當然,也有學者指出企業的項目固然具有真實性的特點,但對教學來說,學校中的項目更為重要的是其教學價值,因此,項目的選取要考慮到載體的多方面價值,包括對學生情感態度、價值觀、專業知識與技能的訓練等,來源于企業的項目不一定符合課程教學要求,課程中的項目在企業中也不一定真實。還有學者建議學??梢蕴峁┮恍┚唧w的項目要求, 同時成立公司承攬項目,加大校企合作的力度, 鼓勵專業教師進入企業鍛煉,豐富項目資源。

課程開發的主體應該是作為一線教育者的教師,學校應從制度方面保障教師有效參與項目課程的開發。研究表明,教師參與專業課程開發一方面有利于教育觀念的更新,提高科研能力、課程開發能力以及團隊凝聚力等,另一方面更有助于教師明確專業培養目標和新型課程體系的構建。在項目課程開發中,選擇有企業實際工作經歷、教學經驗豐富的教師負責項目課程開發,可以降低課程開發的難度。除了教師,企業的崗位專家和課程專家在課程開發中也不可或缺,崗位專家在工作任務分析中能夠發揮基礎性作用,課程專家在理論引領、課程內容的組織與表達乃至整個項目課程開發活動中的組織與協調等方面扮演著主要作用。

(三)關于項目課程的開發流程

項目課程開發的流程即項目課程的設計過程,對此有兩種略有差異的觀點:第一種觀點比較寬泛,認為項目課程開發包括四個步驟,即基于市場調研確定課程目標、分析工作任務、分析課程結構以及項目課程的建設。第二種觀點以工作過程為導向更為詳細地分析確定了項目課程開發的流程,依次為“市場需求調研、工作任務分析、職業能力分析、課程結構分析、專業教學標準開發、課程標準開發、教學設計、教材開發以及其他教學資源開發”。

因此,概括地說,項目課程開發的流程包括這些步驟:組織課程開發團隊,在市場調研的基礎上確定崗位群,根據崗位群分析工作任務以及學生的職業能力和職業素養,整合知識和能力,按照工作邏輯構建項目課程。具體而言,研究者普遍認為,要通過社會人才市場需求調研來確定崗位群,且有一定的前瞻性,把握市場和行業的發展趨勢。工作任務分析就是通過對本專業職業崗位進行細分,從而確定每個職業崗位典型工作任務,明確工作結構及能力要求,并形成相應的工作任務分析表,頭腦風暴法是最為有效的方法之一。另外,工作任務的描述對項目課程開發也至關重要,有學者指出,對工作任務的描述要像企業任務書的形式那樣具體細致。

關于“分析和描述職業能力”,研究者認為,專業課程體系的確定要以樹立學生的能力為本位,明確學生畢業后能做和要做的事,通過對職業崗位的分析,確定專業的主要能力、通用能力及輔助能力,以通用能力為基礎,有針對性地培養職業能力。

企業專家根據工作經驗確定職業能力后,項目課程開發專家還要對職業能力進行更加具體的描述。之所以強調職業能力的描述具體性,是由于寬泛的描述對指導學生形成實際能力沒有太大價值,因此,職業能力要聯系工作任務,描述要具體清晰。

關于“課程體系設計”,研究者普遍主張項目課程的設置要打破原有的學科體系,通過分析工作任務確定職業教育課程體系。從工作結構向課程結構轉化時,要根據工作任務的相關性組織課程。項目的結構設計要以“能力為主線、項目為明線、知識為暗線”為原則進行。

就課程展開的模式而言,其基本原則是要根據項目性質確定,項目之間的關系通常有并列式、遞進式、循環式、分段式和對應式等類型。還有研究者提出了“倒三角”模式,主張課程從實踐到理論、從具體到抽象逐步展開,任務這種課程模式雖然切入點小,但是由于具體、切合學生的實際生活,因此容易激發學生的興趣。由此可見,課程展開的順序并不是單一和固定不變的,應根據專業特點選擇最有利于學生學習的課程展開模式。

三、項目課程開發研究的反思與未來取向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出,雖然我國對項目課程開發的研究取得一定進展,但近年來相關研究漸趨平淡,似乎該研究領域已無須深耕。然而,對項目課程開發的研究實際上還遠遠未臻成熟,在“四新”迅速改變經濟發展方式和工作環境的背景下,職業教育的項目課程勢必面對新的挑戰,其內涵和操作模式急需與時俱進。在剖析“四新”對工作的性質、崗位、方式、手段等方面的影響的基礎上,筆者認為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可以因循以下路徑:

(一)項目課程開發需要理性考量

目前,“泛項目化”問題較為普遍。項目課程開發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是哪些類型的課程適合項目化。根據項目課程的特點,工作過程、任務清晰的專業比較適合采用項目化的方式,而文化基礎課,尤其是人文類課程則不適合項目課程。這就要求在進行課程開發時,首先應加強對項目課程適用性的理論研究,依據正確的理論對項目課程的適用范圍進行明確標示,同時在操作中應仔細分析課程性質,必要時要進行充分調研,科學對比不同課程模式的效果,從而決定是否采用項目課程的形式。“四新”將會促使職業教育的課程體系更加多元化、復雜化,理性對待項目課程的定位問題將更加凸顯。

(二)課程目標急需精確厘定

“四新”將驅使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目標的內涵發生根本性變化,項目課程開發的目標也需要相應的改變。

其一,項目課程開發目標應瞄準培育學生的基本素養,滿足其職業生涯長遠發展的需要。當下高新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使得企業和行業中的職業崗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蛻變的速率與傳統工業時代不可同日而語。因此,項目課程開發在教學目標定位時切忌短視,應把重點置于長遠目標,充分理解社會發展的大趨勢和工作世界變革的基本趨向,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對行業、企業的人才需求進行預測。

其二,項目課程開發往往以滿足行業、企業的中低端人力資源需求為己任,強調課程對養成學生崗位工作技能的貢獻,而學生個性化成長和發展的需要被有意忽視了。但是,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培養全面發展的“人”,而不是勞動機器,職業教育也不例外。工作技能僅僅是學生發展的一個向度,忽略學生健康全面的發展背離了教育的應然目的。在“四新”背景下,職業教育的項目課程開發在指向學生的關鍵工作能力的同時,必須更加注重優良品格和正確價值觀的養成,更加重視培養學生的職業素養與綜合素養,在專業教育中有效融合職業道德教育,從而助力學生的全面發展。

(三)重視原理性知識的價值、組織和表達

在高新技術的驅動下,行業與職業、生產技術、崗位工作技能等快速更新迭代,這對學生應用知識解決新問題的能力、自主學習能力、創新能力等提出更高的要求,因此,在項目課程開發中原理性知識的價值愈發凸顯。

傳統的課堂講授貌似是對原理知識的系統傳授,但實際上這種去情境化的干癟講授枯燥乏味,難以引起學生興趣,不能幫助學生系統地理解和內化知識。與此相反,項目化的課程與教學將原理性知識融入完成項目任務的情境化過程中進行學習,一方面能鍛煉學生的操作技能,另一方面還能夠促使學生體驗所學知識的價值、認知知識應用的具體條件,激發其學習興趣,從而加深學生對原理性知識的理解,提高其知識運用能力。但必須注意,項目課程可能會導致知識的碎片化,從而影響學生系統、牢固地掌握原理性知識。因此,關于在項目課程開發中如何組織、整合、呈現原理性知識,還需要結合現代教育技術手段的運用,進一步進行深入研究。

(四)關注虛擬性項目課程的真實化

高新技術的教學所需要的設備往往費用不菲,而且更新周期短,職業院校難以購買大批量的昂貴設備,也擔心沒有操作經驗的學生貿然使用可能會損壞設備,因此非常提倡虛擬教學,以滿足大規模教學的需要。再者,在高級技術手段的支撐下,虛擬教學可以相當“真實”地展示工作流程和操作細節,還可以根據學校的實際需要科學設計、靈活變通,具有較高的教育教學價值。

當然,虛擬教學也存在諸多不足之處:如果虛擬的項目課程設計不當,或者課程開發人員對實際生產過程以及技術一知半解,不能把實際工作環境中的真實有效元素恰當地植入課程,就會導致項目課程失真。另外,虛擬的項目課程常常聚焦于特定的工作環節與操作技術,孤立于實際工作情境,這容易導致對學生進行某種特定技能的機械操練,制約學生對原理性知識的情境化理解、遷移和運用,以及對真實工作環境的必要感知。

這就要求項目課程開發團隊切實理解、準確把握工作過程、崗位任務、操作技術,努力做到虛擬性課程內容與真實情境的有效匹配;同時注重虛擬性項目課程與實訓、頂崗實習等課程的協同配合,幫助學生把真實經驗與虛擬學習融會貫通,在實際經驗的基礎上理解虛擬教學的內容,同時通過虛擬性項目課程去升華直接經驗,從而避免虛擬項目課程的失真、變形現象。

(五)強化對項目課程開發效果的評價

 對項目課程的開發如何進行評價?迄今關于這方面的研究比較少。這是項目課程開發研究中的明顯短板,也是制約該研究領域持續推進的瓶頸問題。

在“四新”背景下,評價研究缺失的消極影響愈加彰顯。為了確保項目課程能夠適切學生發展和企業聘用人才的需要,為了應對職業院校不斷開設新興專業的需要,也為了避免浪費課程建設資源,補齊評價研究這一短板迫在眉睫。

研判項目課程開發的質量,首先應考察其是否真正改善了教學,能否更有效地培養學生的工作能力和職業素養、更有效地促進學生掌握原理性知識,對學生優良品格和正確價值觀的養成是否有所裨益。其次,應努力拓展評價覆蓋的時空場域。項目課程不僅要服務于在校學生的學習,也應有利于學生長遠的職業生涯發展,而不能僅僅著眼于即時的崗位工作技能。應當在先進技術手段的支持下,采用多種方式收集畢業生數年的工作狀況的數據,運用大數據挖掘的統計技術追蹤畢業生職業生涯的發展狀況,衡量項目課程對學生長遠發展的貢獻度,從而科學描述項目課程的關鍵要素和有效樣態,為提升項目課程開發質量提供指導。

(六)強調多方合作,保障項目課程開發的質量

在一定程度上我國職業院校的項目課程開發呈現出一種吊詭狀態:理論研究喧囂熱鬧,實際開發膚淺馬虎;學校在對外的宣傳展示中提倡、重視,校內真實的開發卻放任自流、粗放操作,一些所謂的“項目課程”甚至是個別教師閉門造車的“產品”。究其原因,課程開發共同體缺位是直接的因素。

項目課程開發不僅要求教師熟悉企業的工作過程,具備豐富的一線教學經驗,而且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力,職業院校的許多教師并不具備參與項目課程開發的經驗和能力,由于教學以及管理學生的任務繁重,也缺乏充足的時間和精力,因此,絕大部分教師對之缺少發自內心的積極性。在很多地方,課程開發專家更是稀缺。

當前我國職業教育的校企合作基本上還停留在信息溝通的淺表化層面,對于項目課程開發,企業難以提供合適的人員,由于利益不大也缺少參與熱情。這些障礙導致很難組建或運作強有力的課程開發團隊。

因此,要保證項目課程開發的質量,就必須在“利益相關者”理論的引領下構建高效的課程開發共同體。職業院校應在管理體制上有所創新,包括遴選適切的教師、進行必要的培訓、降低參與教師的教學工作量標準、給予他們必要的經濟報酬、在評獎評優活動中予以傾斜,等等,激發教師參與課程開發的動力;職業院校還可以通過項目招標等途徑,積極尋求與課程開發專家的合作。

在“四新”背景下,許多企業具有深度參與校企合作的潛在需求,政府有關部門應努力做好頂層設計和機制創新,比如對深度參與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包括項目課程開發)的企業給予有吸引力的獎賞。這樣的獎賞包括但不限于經濟利益激勵,培育、鼓勵教育型企業的發展,等等,從而促使企業的潛在需求轉化為現實需求。作為推動企業積極參與項目課程開發的原動力,政府制訂相關的政策并認真執行至關重要。企業也應更新觀念、創新體制,把參與項目課程開發視作自身人力資源工作的一部分,切實保障參與員工的各項利益。概言之,只有協調各方利益、切實構建課程開發共同體,項目課程開發才能真正得到落實,這是該領域的后續研究應重點關注的一個主題。

 

本文摘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年第11期,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前一篇: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的構建與功能發揮

后一篇:中職數學活力課堂的基本特征與實施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