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的構建與功能發揮

[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發布時間:2019-06-25    點擊量:217]

摘要

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的構建與功能發揮

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的構建與功能發揮

 

一、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搭建的背景

1、(一)建設具有國際水平職業教育標準體系的需要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對我國職業教育國際化提出了新的要求,具有中國特色、國際先進水平的“標準建設”將成為今后我國職業教育國際化的重要內容?!督逃F代化2035》指出,要“促進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特色發展”“鼓勵有條件的職業院校在海外建設‘魯班工坊’”等,為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構建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在推進中國職業教育標準體系的國際化過程中,既要重視搭建與國際接軌的職業教育平臺,又要發揮現有國際化平臺的作用。

(二)服務“一帶一路”倡議下職業教育“走出去”的需要

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職業教育國際化已成為一種必然趨勢。我國的職業教育國際化起步于學習和引進德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與模式,并在此基礎上尋找和探索適應本土發展需求的路徑。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我國職業教育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職業教育的國際化將從“引進來”為主向“引進來”與“走出去”并重轉變,職業院校的國際化將面臨新的機遇與挑戰。職業教育需要搭建新的國際化平臺,創新國際化的發展形式,從而更好地服務中國企業“走出去”,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培養培訓技術技能人才,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業發展。

(三)提升現有國際化平臺發展功能的需要

我國政府部門高度重視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在搭建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發揮平臺的國際化功能等方面做了制度設計。但在職業院校國際化實踐中,職業教育國際化的“基層創新”仍面臨諸多問題,主要體現在職業院校的國際化平臺缺乏、已有的國際化平臺功能沒能得到充分發揮、能夠參與國際化平臺建設的師資力量不強、國際化平臺發展所需的經費投入不足等方面,制約了職業院校國際化的順利推進。

二、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搭建的基本原則

2、(一)體現教育性

作為我國職業教育走向國際教育舞臺的“橋梁”工程,搭建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是提升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水平和推動職業教育國際化內涵發展的應有之義,其承載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發展模式的跨境輸出。因此,在構建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過程中,必須以職業教育的內涵使命為基石,凸顯平臺的教育性原則。換而言之,國際化平臺的構建要充分對接我國職業教育的基本要素、融入職業教育的內在規律、體現職業教育的功能發揮,以實現國際化平臺搭建與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之間的相得益彰,這不僅是國際化平臺教育性的重要體現,也是衡量我國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程度的重要指標。

(二)體現合作性

在“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開放、合作、互動、交流成為時代發展的主旋律。因此,促進合作是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搭建的主要原則之一。構建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主要目的是為了增進職業教育的國際交流,促成開放式合作,實現利益相關方優勢資源的共享和互動。充分發揮國際化平臺功能,協調優化各方資源配置,開展形式多樣的交流活動,搜集教育發展、產業需求或地方政策等不同領域的國際資訊,搭建國際化人才培養基地,提供跨境職業教育技術服務等,以增進交流與合作,滿足職業教育國際化利益相關方對各方優勢資源的互通和共享。

(三)強化服務性

產教融合服務經濟發展是發揮職業教育社會價值的重要體現。在“一帶一路”倡議和“走出去”戰略背景下,大批中資企業赴境外開拓國際市場。但是大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力資源開發能力較低,職業教育發展水平滯后于市場對職業技能人才的需求,較為嚴峻的人力資源開發問題成為制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也給中資企業的境外拓展帶來了困難。因此,職業院校要協同企業共同搭建國際化平臺,集聚學校和企業的優勢資源開展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技術服務等,培養培訓中資企業境外發展所需的本土化人才,服務中資企業境外發展需求。同時,要借助中資企業在境外政策、環境、市場等方面的發展經驗,拓寬國際化平臺的運作渠道和功能,實現國際化平臺的良性可持續發展。

三、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搭建與功能發揮的路徑

3、(一)拓展現有國際化平臺的功能

當前,職業教育已經通過多種方式搭建了國際化特色學校、國際化民間組織、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境外辦學機構等國際化發展平臺,拓展現有平臺功能將有助于推進職業教育國際化進一步發展。

首先,支持現有的國際化特色學校等國際化項目建設。當前,多個省市通過政府立項的方式推進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如浙江省開展“千校結好”特色學校建設、“國際化特色高校”等國際化項目建設,推進一批中高職院校國際化發展。南京市頒布《關于加快推進教育國際化實施辦法》,支持職業院校國際化發展?,F有國際化特色學校建設等項目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需要進一步深化和鞏固現有成效,提升建設水平。

其次,發揮現有職業教育國際化民間組織的作用。當前一些院校已經開始探索通過自主建立民間組織的方式,“抱團”探索國際化發展路徑。如寧波職業技術學院牽頭組建了“一帶一路”產教協同聯盟,陜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牽頭成立“一帶一路”職業教育聯盟等,這些民間組織匯聚了國內外職業院校、行業、企業優質資源,推動了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需要進一步發揮這些平臺匯聚資源、信息溝通等作用,促進職業教育國際化發展。

再次,拓展孔子學院等境外辦學機構的作用,助力職業教育“走出去”??鬃訉W院作為推廣漢語和傳播中國文化的機構已有較為成熟的運行機制,截至2018年底,全球154個國家(地區)建立548所孔子學院和1193個孔子課堂??鬃訉W院目前主要承擔傳播中國文化的功能,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孔子學院,需要拓展功能,由傳播中國文化為主向傳播中國文化和職業技能培訓并重發展。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勞動力素質不高,技能水平低的現實,孔子學院可以與職業院校聯手開展技能培訓,孔子學院主要負責文化課程教學,職業院校主要承擔技能培訓課程,一方面可以使職業院校借助孔子學院平臺“走出去”,擴大國際影響力,另一方面也能進一步提高孔子學院在國際上的認可度?,F已有部分孔子學院開始探索與職業院校合作開展手工技藝類的職業技能培訓,在當地產生了較大影響。同時,部分國際化辦學能力較強的職業院校已開始通過多種途徑在境外建立辦學機構,如天津市多所高職在泰國、印度尼西亞等地設立魯班工坊,寧波職業技術學院在貝寧設立中非職業教育學院、在斯里蘭卡設立中斯絲路工匠學院等。因此,拓展和發揮這些境外辦學機構的功能,有利于提升我國職業教育國際化水平。

(二)借助地緣和區域優勢,打造區域性職業教育國際化平臺

首先,發揮地緣優勢,開發國際化辦學資源。當前,一些延邊省份院校借助地緣優勢,拓展國際化辦學領域,在引進優勢資源的同時,也促進了職業教育“走出去”。如2016年,德宏職業學院利用地處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重要節點的區位優勢,與緬甸—中國友好學會青年會、曼德勒醫科大學等機構合作,招收緬甸籍留學生365名。貴陽職業技術學院招收老撾、柬埔寨、新加坡(短期培訓)、蒙古、越南、菲律賓、塔吉克斯坦、津巴布韋、烏干達、印度籍留學生近200名;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地緣優勢助推國際化辦學的成效將進一步彰顯。

其次,利用區域優勢,建立區域對話交流國際平臺與機制。如“中國—東盟教育交流周”活動已連續舉辦多年,期間有中國—東盟教育高官會、中國—東盟職業教育博覽會、中國—東盟教育合作與人才交流洽談會等系列活動,推動了廣西、云南、貴州等省份職業教育的國際化發展。寧波市政府連續多年舉辦“寧波—中東歐論壇”,并在歐洲多個城市舉辦“寧波周”活動,為職業教育國際化搭建了平臺。依托該平臺,寧波外事學校、寧波職業技術學院、北侖職業高級中學等多所院校成功與境外院校開展合作辦學項目。

再次,搭建校際合作平臺,提升國際化辦學質量。校際合作是當前職業教育國際化最為普遍的形式,合作層次涵蓋中高職院校,類型包括“引進來”和“走出去”。2017年,我國與28個國家和地區舉辦高職高專層次的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達960個,占高等教育總數的41.8%。

(三)搭建校企協同平臺,伴隨企業“走出去”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在境外開展業務,亟須大量懂得國際規則和當地文化的技術技能人才。職業院校要積極與企業協同搭建“走出去”平臺,在服務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提升國際化辦學水平。

協同“走出去”企業搭建員工培訓平臺,提升國際化辦學水平。如陜西國防工業職業技術學院與巴斯夫(中國)有限公司簽訂“巴斯夫汽車維修涂裝職業教育項目合作協議”,為企業提供訂單噴涂技師培訓。柳州城市職業學院與上汽通用五菱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針對印尼生產基地開展人才培養合作。一方面,通過招收印尼學生到柳州學習,成立“中?。⊿GMW)汽車學院”,為企業在印尼的生產基地及相關產業園區培養和輸送高素質應用型人才。另一方面,與印尼中等職業學校合作辦學,成立“印中(SGMW)汽車學校”,為上汽通用五菱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印尼生產基地培訓一線技術型工人。

協同“走出去”企業搭建技術服務平臺。在校企國際合作過程中,職業院校通常會以提供技術指導或派遣教師境外指導的方式服務境外企業,與企業協同搭建技術服務平臺。如西安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積極參與中國航空技術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簡稱中航國際)與加蓬共和國政府合作的中航國際加蓬職教項目,幫助加方建立職業院校,學院擔任中航國際加蓬職教項目唯一指定咨詢機構,組織教師和技術骨干為加蓬共和國完成了相關航空院校專業籌建方案書、專業教學方案、航空維修工程實訓室建設方案以及加蓬高校航空維修工程實訓中心建設師資培訓計劃,成為中航國際加蓬職教項目唯一指定咨詢機構,直接參與加方航空維修專業實訓室的建設工作,并承擔中航國際加蓬職教項目的師資培訓工作。協同企業組建標準研發組織,共同開發境外培訓、課程和教材等,推進標準建設的國際化。如北京交通運輸職業技術學院與德國五大汽車廠商共同制訂了汽車機電維修專業教學大綱、考核標準、評估標準等。這些標準不僅在國內項目實施的院校中使用,而且也被德國汽車廠商等機構,用于其他國家的職業教育或職業培訓。北京市教委與德國巴符州合作,共同推進“胡格”教學法。北京交通運輸職業技術作為該項目涉及院校之一,與德方共同研制課程大綱,該大綱是基于德國“學習領域”開發的,同時加入許多培養“非專業能力”的內容,受到德國方面的好評。

四、結語

4、隨著中國特色職業教育體系的不斷完善,職業教育國際化也面臨著邁入一個內涵發展的新階段。構建開放式的職業教育教育國際化平臺將極大地豐富職業教育國際合作的渠道、創新職業教育國際化合作模式、增強職業教育國際合作有效性,從而成為推動職業教育國際合作縱深發展的有力驅動。

本文摘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年第12期,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前一篇: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反思與未來進路

后一篇:職業教育項目課程開發的反思與未來進